详情
分享
贴片广告图片

拥有百年老宅的村落——卢家山村

乐平在线 08-17 15:45 阅读 730

贴片广告图片

乐港镇卢家山村

文|李年华


卢家山村在乐港镇西南3.5公里老206国道左侧。1984年统计为119户,706人。2018年统计为343户,1600多人。原为卢氏在此土墩上建村,因此称为卢家山村,后卢家山衰落,王氏于清乾隆时从婺源王村迁此定居,袭用原名。



车子行驶在老206国道路上,两旁尽是装饰典雅的高楼。国道新修建了柏油路,路边栽种着绿植:春日里灿若朝霞的碧桃,繁华落尽,徒留萧索;花朵锦簇的木槿,丫枝光秃,只有冷寂。幸好有最早抽芽的柳树,依旧摇着黄绿的叶子,于灰蒙蒙的天地中有一点湿润的颜色。篱栅内红叶石楠,以热情似火的叶装饰着这冬日的荒凉:身前身后两茫茫,红叶情真示八荒!




卢家山村离乐平市区约7公里,村因地势低洼,四面环水,西南有潘溪河流过,已筑高坝护佑低洼农田。南北均大面积河塘密布,真正一水村。


鸣山,峦峰层叠,矗立在卢家山村的西南方。卢氏先祖八百年前在此觅地建村之际,也许正是看中了鸣山余脉:一座十米高的山坡,坡高防水淹,河水利养鱼。先民将此村称“卢家山”!




有很多入村小路,呈东西走向,混凝土硬化。村民们的家屋坐北朝南,地基全部都加高加固,从四围低洼稻田对比,差不多抬高了一米!现步入的是最南端一条新修的村路,远处鸣山隐约可见,近处收割后稻田里的草芽新绿,乐平村民们钟爱的水牛正在悠闲吃草。冬日里的薄雾氤氲着一切,万物沉入寂静中。




村路右侧是溪塘,无风微漾的碧波倒印着深灰的树,高大的民居矗立在溪塘四围,沉默不语。




塘岸草木荣枯,寒英缠结。忽然又,西风扫叶,向红尘飞坠。恍见伊人理髻,银缸重设。



村路拐弯处,下设涵管,溪水继续向西南潺潺流去,灌溉这肥沃田野,最后汇入潘溪河。顺沿村路右走,村庄最西南端,是卢家山小学。

学校操场四周栽种着高大的落叶树,有梧桐、杏树、栲树等,四周除了雀鸟在巢内的叽喳,就剩下风声啦!孩子们早已放寒假,教室空无一人,四围空茫茫一色枯寂,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打破这冷静画面,带来温暖如春的热情。




沿村路继续西进,进入村集体菜地,往前就得穿越磻溪河,经陈家、河下村去攀爬鸣山,祭祀鸣山大帝就经过这条小路。




鸣山现在不须去,沿村路折返村中,来看看卢家山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民居。这是栋典型的徽派建筑,坐北朝南,白墙黛瓦,东西两侧高高的马头墙。




正门上砌有砖垛,上彩绘吉祥图案。近瓦檐处开有四个圆形透气孔,两扇窗户面积不大,但可透光换气。门套用红石砌成,上有楷书题字。



民居为典型的九柱九檩穿斗式木架构,木板隔断出前后、东西四个厢房。这家主人信基督教,大大红十字悬挂在正堂上。



作为晚清时代建筑的典范,除了七八十年代民居外,还有这栋百年老宅。随着历史的发展,居住条件的改善,许多古老的建筑已被推倒重建。环水而居的村庄,地势最高处多是钟鼎廪食之家,造房盖屋也是极尽匠心,雕梁画栋的人家,青砖、棱窗,很有年代感。




这栋宅第,有村民一句话概括:“灌斗、拱门、卐字墙!”对称马头墙,犹如四合院似的布局,正屋两侧厨房、耳房、门楼兼院墙。山字垛式门楼被刷白,青砖的肌理、上面绘制的图案均无法看到。




正厅全木构架,木柱粗壮,匠心独运,整屋高深霸气,典雅端庄的居住气息扑面而来。


柱基石雕饰精美

每一个基柱石的纹饰均不同。

隔扇门上的棱窗雕饰着吉祥花草纹

屋主带我们参观了他置放在东厢房的贴金架子床:“这床是母亲从外婆家陪嫁而来,我今年七十二啦!这床的历史也有一百多年吧!”




正面雕刻着龙凤呈祥,中间饰以八卦图,空白间缠枝莲纹装饰。床架间嵌入多块雕塑花板,均贴金装饰。


村中,两栋高楼间那株千年古樟树依旧枝繁叶茂,最为醒目,硕大的胸径诉说着故旧。树前面是座土地庙,内里香火鼎盛,锦旗布满墙面,“有求必应,特灵验”村民们说。许多事物一成未变,许多却已不复存在,但土地庙却见证了村民们的的喜怒哀乐。




“老樟树的胸围原本是现在的两倍大,六十年代村公社成立了农民协会。贫农代表们在公社开会,临近中午煮稀饭招待开会贫农,没柴火,就地将老樟树空心未枯的躯干劈去了一半。所幸,剩下的枝干依旧年年冒绿。”卢家山村民王老先生向我们讲述着老樟树的故事。




纯朴村民情似火,憨笑呵,来迎我。

任田畈耕牛浮鼻过。

人自在,看牛卧;牛自在,看人坐。

豁达农家门不锁,听犬吠,鸡相和。

被白头翁公邀入座。

翁认得,吾谁个;吾认得,翁谁个。




卢家山戏台位居村中心地段,坐北朝南。戏台为重檐歇山顶,雕梁画栋,山墙上卧龙装饰,龙头昂扬。




戏台为四柱三间五楼式,为百年古戏台,上世纪八十年代维修一次,七、年前村民们集资再次维修,现如今已然金碧辉煌,焕然一新。



“戏台横梁上雕刻着九狮戏绣球,那颗木雕绣球是全镂空的,乐平戏台只有卢家山雕塑最生动,绝无仅有,你是没看到,待来年开谱戏来这看戏,就可以看到戏台横梁上的雕饰。”我满怀期待。




戏台对面为老年人活动中心,两层半砖混结构的高楼,一二楼阳台以四根罗马柱承重。它最引人注目的是楼顶上高悬的三只大喇叭。在记忆里,村子里有什么事都是派人敲锣沿途大声通知:“大家听唉!村坊里今天晚上分鱼,请大家带竹篮子到祠堂门口排队领鱼!”敲锣的人每条村路都要走一遍,确保村民们都知道所要通知的事。


时代进步了,现在用广播通知一下,大伙全知道。也可以用微信通知,更是快捷。




在卢家山王会长的带领下,我们去看看祠堂,祠堂在村中至高点,也就是风水中所说得龙脉之地,祠堂在村庄最南端,且偏西向。




我们只能以祭奠静默的方式来看待眼前这一座祠堂,虽然很有年代感,但还是能看出从前门楼很高,坐南向北,前为古宅和护村河,据说是由先祖公王公修建的,总面积有300多平方米,麻石墙基,青砖万字头山墙。灰塑瓦脊,檐柱为红水砂杉,使整个祠堂的建筑装饰富有徽派民间特色。



祠堂外墙被修缮,但保留有红砂岩阳刻的匾额,“颐庐山居”四字稳重遒劲,且具沧桑感。



祠堂里不仅仅供奉着先祖画像,还供奉着村民们信仰的神明。当然还有解放初期,马列毛主席画像,简直就是一个村的历史博物馆,在这些有图有物的事实中一一展现在来访者面前,弥足珍贵的文物。



“鸣山大帝”就是其中之一,鸣山大帝就是石敬纯。据《鄱阳县志》载:“后晋(东晋)石敬纯为父报仇,追杀牛昌隐,途经鄱阳。鄱人褒其忠于君,孝于父,立庙祀之”,而庙名因此地“山自鸣”而称鸣山庙。鄱阳县磨刀石乡也因“相传石敬纯追牛昌隐经此磨刀处”而得名,乐平磨角弯古井也因石敬纯饮水留剑而名“神剑井”。

《贵溪县志》关于“鸣山庙”的记载,亦述宰相牛昌隐诬陷石勤(石敬纯父)“贰敌”(即通敌),故“召而杀之,并杀敬纯之兄八人”,石母崔氏逃亡海边也死了。后石敬纯率旧部起兵报仇,攻入邺城。牛昌隐逃走,石敬纯日夜追赶至鄱阳之吉田,终于手刃仇敌。







神佛顶端硕厚穿枋上悬挂着王氏先祖画像。“在乾隆时期往前,卢氏在这生存很是艰难,据说水牛精出世这地,无论种植何物,均被水淹,卢氏被迫迁徙离开此地。王氏先祖迁徙到这之前,还在别的地方居住过:长山坞、飞泉桥、汪村等地均住不长久,无法安居。”

“后先祖带着四个儿子迁徙到此,四个儿子在村中四条溪塘边各据一方建宅安居,祠堂则建在水牛精出世地加以镇压,风水先生建议祠堂大门朝北,以利族群生存。自祠堂修建后,卢家山风调雨顺、农耕渔牧事事顺心。”王会长向我们讲述家族迁徙历程,恍如昨日。


祠堂右侧穿枋上悬挂着“景行维贤”,为王氏后裔所赠。



祠堂中间悬挂着“眉寿延庆”木制匾额,据说是乾隆御赐,褒奖卢家山五世同堂之孝德家族。

左侧是“盛世祖英”,是一饶州知府所赐,说白了就是王氏后人到饶州当官,赐给家乡一匾额。



祠堂对面是一栋典型的江南徽派民居。穿斗结构,马头墙,原汁原味地保留着上世纪六十年代的韵味。

从另一条出村路离开,路的南面溪塘迁延百米,人们在溪塘上筑坝,养殖鲜鱼虾鳝。北岸高楼林立,从来未曾见自然与人文如此谐和共生的村庄,也许就是卢家山这个可爱的村庄吧!

于是就只能做一个在村子里偷故事的人,听房檐下独坐的老爷爷讲故事,知君何事泪纵横,断肠声里忆平生。





故事是老的,生活是新的,改革开放四十年,人民幸福的日子永沐阳光。


贴片广告图片

喜欢此文章就给TA打赏~

城市通